一个来源艺术作品的游戏,两年收入9400万元

149701547183828800_a580xH.jpg

无标题.png


2014年与大家见面的《纪念碑谷》,就像是一件艺术品。凭借唯美的错觉世界以及新颖精巧的玩法,赢得了一大批粉丝。三年过去了,爱好者们终于等到了《纪念碑谷2》上线。自正式发布,这款游戏已经迅速占据了苹果美国App Store的榜首。


《纪念碑谷》的主创团队是来自于英国的一家叫Ustwo的游戏公司,最初开在伦敦市中心肖迪奇的一间仓库里。他们对自己的定义是“全球数字产品工作室”——做界面交互设计,谷歌、索尼、诺基亚和HTC都曾是他们的客户,他们也梦想着能够“做出别人做不出来的有想法又美好的作品。”于是,三年前,这个当时只有8人的团队,经过了10个多月的酝酿,耗费近 140万美元,打造了这样一款带点理想主义色彩的游戏,风靡全球。

986E59C9D49278414EA746386AC44A6A1F8CA523_size47_w638_h425.jpg

▲纪念碑谷团队


Ustwo推出的资料片《遗忘海岸》虽然因为付费饱受争议,但仍旧获得了237万下载,此前,该工作室总监Neil McFarland对于资料片收费进行了解释,他当时表示,他说,“免费模式依靠的是一小部分人群,也就是鲸鱼用户,他们可以在游戏里无限制的消费。看起来免费模式是对所有人都没有门槛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如果你相信自己所做的,就坚持,只要是对的,就是值得的”。


据该游戏技术总监彼得·帕什利透露,《纪念碑谷》的诞生来源于开发团队做建筑学游戏的渴望,他们希望每个关卡都是简洁而又引人注目的,即便是放到海报上也能看起来非常美观。虽然采取了3.99美元的付费模式下载,但最终以引人注目的画面和独到的审美获得了众多手游玩家的喜爱发,布一周就收回了成本,4个月获得了100万销量。

382215A0E0AD9E36ED02F6552C9D4FB3DC2C2A34_size101_w1080_h809.jpg


独立游戏团队Ustwo宣布,自2014年4月份推出之后,该公司旗下的解谜手游《纪念碑谷》累计收入1438万美元(9400万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该游戏的下载量当中,2100万次都是免费(《纪念碑谷》曾进行过限免活动),也就是说,只有500多万是付费玩家,大约20%的用户实际上给该游戏做出了收入贡献。该公司还在数据图中表示,《纪念碑谷》发布第一年收入超过800万美元,第二年收入超过636万美元,单日最高收入接近7万美元。在收入分布方面,由于开始的7个月只有iOS版本,因此73%的收入都来自苹果用户,Google Play玩家的消费占据了该游戏17%的收入,Amazon和Windows版本的销量分别占3%和1%的收入。


这款以埃舍尔‘不可能的空间’为灵感创作的创新手游还获得过多项年度游戏大奖以及苹果2014年度最佳手游的荣誉。稍有一些艺术修养的人都不难看出,整个《纪念碑谷》似乎就是在荷兰版画大师M.C.埃舍尔的“不可能的空间”中游动。所谓“不可能的空间”,或者说“不可能的图形”(impossible ts),其实就是立体三维(3D)图形的变异。之所以说“不可能”,就是因为这种3D图形如果分开来看,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几何图形;但整体来看,却是违反逻辑规律的。

149701550053865600_a580xH.jpg

提到埃舍尔,总会有一个有趣的疑问:埃舍尔到底是科学家还是艺术家?

60315572_6_看图王.jpg

▲M.C.埃舍尔


和艺术家伦勃朗、梵高一样,M.C.埃舍尔出生于荷兰,是一位个性鲜明、画风独特的艺术家。但是,他在数学、物理学等科学领域的影响,要远比艺术界大得多。就像他自己说的,“我用研究科学的态度研究艺术”,”最终使艺术步入了数学领域”。


埃舍尔的作品就像是“不可能的空间”,让人充满了好奇:比如:明明是向二楼上去的楼梯不知为什么却返回到了一楼,鸟儿在不断的变化中不知不觉地变成了鱼儿…..埃舍尔用他的想象描绘了一个幻想的异次元空间。然而,他那稀有罕见、特立独行的画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美术界视为“异端”,直到后来数学家们注意到了他画面里精巧的数学计算、高难度的构成,从而引发了无数人的关注和好奇,喝彩之声不断。

C41A683CBB0A1BF1AFC49C66E7039BA30EC11650_size40_w425_h425.jpg

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下图,鸟瞰一座城。

60315572_8_看图王.jpg


DD572B4259F75A5FCB871A7DEE9DA85A9B741660_size65_w500_h468.jpg

▲埃舍尔《相对性》


这幅作品《相对性》,乍看之下,带点志怪小说的惊悚感。这座建筑物内三座精巧的楼梯,建立在理论计算的基础上,三个重力世界的地面严丝合缝地呈直角相交。画面中行走、游荡的人物,看不清眉眼和表情,在这个无声的世界里,似乎也根本意识不到彼此的存在。但其实楼梯是整幅画面链接不同空间的神秘所在,这种异常给人一种无序、荒谬的错觉,同时也留给观者无限的想象……

60315572_5_看图王.jpg

▲《瞭望台》, 1958


仔细看上面的这幅图,二层是横向的,可是到了三层,就变成纵向的了。当观者细看观景台楼梯左侧的两根柱子,会发现,原本应该立观景台后方内侧的柱子,支在了外面的台子上;观景台前方的柱子的连接点,居然在后方。埃舍尔通过视觉效果,与观众玩了一次“错视”的心理游戏,让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的建筑,变得让人信以为真。


埃舍尔通过版画创造了一系列“不可能的世界”,把艺术与数学巧妙融合,用精湛的写实技巧,表现出了许多带有魔幻现实主义味道的作品。他对自己的创作意图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说过他想竭力表达自己“看到”的东西,提到创作灵感,埃舍尔曾说:“如果你能知道我在黑夜之中看见的东西就好了……有时,我因为不能以视觉符号表达它们而感到焦躁、沮丧。与那些思绪相比,我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失败的,甚至,连它们的一角都表现不出来……当我开始做一个东西的时候,我想,我正在创作全世界最美的东西。”


在《纪念碑谷》中,玩家能够依稀从埃舍尔大师1960年的杰作《上升和下降》中欣赏到类似的风格,看似有点凌乱的空间,其实是有着自己内在的有序性的。


《纪念碑谷》主设计师兼美术师王友建(Ken Wong)坦陈,M. C. 埃舍尔的作品启发了设计师们的创作灵感。USTWO公司设计总监内尔·麦克法兰(Neil McFarland)也说,“我们被埃舍尔的影像所吸引。”甚至可以说,埃舍尔的绘图和《纪念碑谷》的原始概念草图之间的联系很清晰,最终的成品也有点惊人地相似。

A40A5117CD5614FC84C666560A0B560C2E6D8860_size45_w500_h593.jpg

0FB280B3DE032F56120C3CD8C36E63FFD7B20DC0_size76_w600_h417.jpg

▲埃舍尔《上行和下行》,1960


埃舍尔在此幅作品中运用的是英国科学家彭罗斯父子(Roger Penrose,1931-& Lionel Penrose,1898-1972)提出的“潘洛斯阶梯”(Penrose stairs)——一个有名的几何学悖论:它是一个不论向上或是向下皆无限循环的阶梯,利用错视的原理,让观者无法找到最高点与最低点。


这样的阶梯,在现实生活中当然不可能存在,但埃舍尔用缜密的计算和高超的想象力,巧妙地把抽象的理论运用在了作品之中,变成了一种视觉美学。


2E2B8BD15ADAAA9B1193AD640029B9D30C107190_size102_w600_h755.jpg

▲埃舍尔《瀑布》,1961


这幅作品也很有意思。这个建筑物看似合理,却又蕴藏著不合逻辑之处。只要观者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其中的奥秘。平台明明是一个平面,却产生了瀑布。建筑中的瀑布从高处流下,你从顶部开始看,流水顺着台子往下流,在水车转轮的作用下,又沿着石头通道,慢慢流回到了高处的瀑布源头。

9FD56E1F06352AD10369F6256F442FAFC7D5E48F_size54_w638_h468.jpg

▲游戏团队巧妙地把《瀑布》的场景在游戏中重现


埃舍尔的作品充满幽默、神秘、机智和童话般的视觉魅力。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可以将其解释得很深奥,而每一个普通人也同样可以找到自己的感受,即使是孩子。一些自相缠绕的怪圈、一段永远走不完的楼梯或者两个不同视角所看到的两种场景……半个世纪以前,荷兰著名版画艺术家埃舍尔所营造的“一个不可能世界”至今仍独树一帜、风靡世界。


值得一提,本次《纪念碑谷2》是由腾讯代理。《纪念碑谷2》的氛围设计相较1代更为成熟,因自身优异的品质使本作再次成为城中热话。但是,由于游戏本身通关只需要短短的几个小时,重复可玩性并不高,面对 30元的售价,又会有多少人愿意买单呢?